<track id="d1xzp"><span id="d1xzp"><em id="d1xzp"></em></span></track>

    <bdo id="d1xzp"></bdo>
      <bdo id="d1xzp"></bdo>

      <track id="d1xzp"></track>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保護種業全鏈條知識產權

      2021年10月19日 05:40   來源:經濟日報   喬金亮

        連日來,關于種業知識產權的新聞不斷。國家知識產權局近日發布的生物育種產業專利導航研究報告顯示,全球生物育種領域專利申請數量快速增長,我國生物育種專利申請量排名全球第一。為強化種業知識產權保護,2021年版國家級稻和玉米品種審定標準本月實施,適當提高了稻和玉米品種的審定門檻。新階段推動種業振興,有必要重新審視種業知識產權。

        長期以來,有個悖論始終困擾著中國種業界。我國有全球人數最多的種業科研隊伍,有保存數量全球第二的種質資源,有全球數量最多的作物育種科研論文,生物育種專利申請量排名全球第一。然而,也有“國內種企科研投入總和不及德國拜耳一半”的尷尬,以及“國外種子按粒賣,國內種子按斤賣”的處境。我國種業基礎研究的能力世界一流,出大品種的能力卻沒有達到同等水平。人們不禁想問,“種業論文強國”為何沒能造就“種業強國”,“種業專利大國”為何不是“種業強國”?

        分析起來,原因自然有很多,關鍵的一條是種業知識產權保護不夠。國際種業巨頭無不是靠著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品種發展壯大。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我國種業原始創新不足凸顯,多是修飾改良、模仿育種。種業是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很多種企之所以不愿意重金投入原始創新,就是因為保護力度不夠,導致大量換湯不換藥、“換個車燈就是新車”的所謂“新品種”層出不窮,跟突破性大品種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制度保護,就會出現“誰搞原始創新,誰就是冤大頭”的惡性循環,難以調動創新主體的積極性。

        種業知識產權的核心是新品種保護,這方面也有兩組看似矛盾的最新數據。一是,截至2021年6月底,全國共受理申請植物新品種權43112件,連續四年位居世界第一;在水稻、玉米、小麥等主導品種中,70%以上都是保護品種;推廣面積居前十位的品種中近80%也是保護品種。二是,近年來,種業侵權事件明顯增多。據統計,從2016年到2020年,全國法院審結涉植物新品種糾紛案件從66件增加到252件,其中侵權糾紛案件占比超過80%。

        數據的背后,是農業發展對種業知識產權保護的需求越來越迫切。對人多、地少、水缺的大國來說,農業要穩步提升產能、提高競爭力,只能走創新驅動的路子,最有效的辦法是從種業自主創新中尋求增量。選育新品種,往往需要很多育種材料通過無數次組合,歷時多年才可能成功。有的人甚至一輩子也難以培育出一個品種,其中的艱辛只有當事人最清楚?梢哉f,推進種業全鏈條知識產權保護,是對種業創新者核心利益的有力關切,是對增強國家種業競爭力的重要支持。

        推進種業全鏈條知識產權保護,不僅要繼續做好市場凈化工作,打擊仿冒仿制等亂象,更要在法律層面提高保護水平,建立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實質性派生品種是對原始品種進行簡單修飾后育成的衍生品種。在這種制度下,派生品種可以申請獲得品種權,但在生產銷售時要征得原始品種權人同意,并按合同約定給予商業回報。這其實是利益分享機制,可以有效激勵育種原始創新。目前,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的77個成員中,68個已建立了相應制度。當前,我國應以種子法修訂為契機,融入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從源頭遏制種業創新低水平重復。

        總之,打好種業翻身仗,要以建立種業知識產權保護制度作為根本,推進資源保護、品種攻關、企業培育、基地建設等方面的全鏈條保護。(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喬金亮)

      (責任編輯:馮虎)

      保護種業全鏈條知識產權

      2021-10-19 05:40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女性自慰网站免费观看W

      <track id="d1xzp"><span id="d1xzp"><em id="d1xzp"></em></span></track>

      <bdo id="d1xzp"></bdo>
        <bdo id="d1xzp"></bdo>

        <track id="d1xzp"></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