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1xzp"><span id="d1xzp"><em id="d1xzp"></em></span></track>

    <bdo id="d1xzp"></bdo>
      <bdo id="d1xzp"></bdo>

      <track id="d1xzp"></track>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國際經濟觀察】美國解決債務上限懸念不大

      2021年09月23日 06:26   來源:經濟日報   

        不到兩周的時間,美國財政部長耶倫罕見地連續呼吁迅速解決債務上限,急切的警告頗讓市場緊張了幾分。不過,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無法承擔債務違約的后果,美國債務上限能否解決的懸念并不大。

        9月19日,耶倫撰文強調,如果美國國會不迅速提高聯邦政府債務上限或暫停其生效,聯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現債務違約而引發一場“歷史性的金融危機”,并會造成廣泛的“經濟災難”。而早在9月8日,耶倫就已致信美國會民主、共和兩黨領袖作出同樣警告。

        美國政府債務上限在暫停兩年后于今年8月1日恢復生效,美國財政部已從8月2日開始采取暫停發行債券至9月30日、暫停投資聯邦政府雇員退休基金等非常規措施以避免債務違約。有分析指出,目前美國聯邦政府債務規模已超過28.5萬億美元,即便依靠非常規措施和財政部持有的現金,也只夠美國政府勉強支撐到10月左右,一旦觸及債務上限“紅線”,輕則政府關門,重則引發拋售美債,加劇全球金融市場動蕩。

        歷史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無數次圍繞債務上限問題你爭我斗。2011年和2013年一度觸發債務上限,2011年8月,兩黨圍繞債務上限的爭斗引發資本市場劇烈波動,導致美國歷史上首次遭遇主權信用降級,2013年那次則造成政府關門。不過,這些看上去激烈的博弈最后無不是以順利上調債務上限或是暫停其生效而告終,根本原因在于兩黨均無法承受嚴重削弱美國借債信用、動搖美元主要儲備貨幣地位的嚴重后果和歷史責任。

        有分析認為,美國解決債務上限的可能選項有四種:一是兩黨達成諒解,二是民主黨爭取至少10名共和黨參議員支持通過常規立法程序,三是民主黨啟動預算和解程序,只需在參議院獲得51票的簡單多數即可,四是極端情況下不能排除美國總統拜登援引憲法修正案條款或是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采取單方面行動的可能。

        當然,美國當局眼下同時面臨疫情蔓延、新財年預算達成以及超寬松政策縮表壓力的困擾,有關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處理債務上限問題時會不會飛出“黑天鵝”也頗難預料。

        首先,美國新冠死亡病例和確診病例數仍在大規模增加。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最新統計顯示,美國因感染新冠而死亡的人數在20日已超過1918年大流感在美國造成的死亡人數。多方專家認為,由于美國尚未有效控制德爾塔毒株疫情,死亡人數恐怕還將繼續上升。由于擔心疫情反彈導致居民消費支出放緩,高盛集團近日已將美國全年增速預期由6%下調至5.7%。

        其次,美國將在10月1日迎來新財年。民主黨目前提出的3.5萬億美元預算框架草案中并不包括債務上限相關內容,共和黨則不支持對提升或暫停債務上限單獨立法。雙方在這一問題上陷入僵局。如果兩黨未能就政府新財年預算決議達成共識,美國政府將再次陷入關門風波,而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此外,最受矚目的是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市場較為普遍的猜測是,美聯儲可能在這次會議后釋放縮減購債信號,并在11月或12月開始行動。政策收縮預期疊加耶倫關于債務上限的警告,恰好提供資本大加做空的機會,紐約三大股指20日出現深幅下挫即是明證。如果再想想美國股市這兩年一遇政策收縮“風吹草動”立刻躺平的“光榮歷史”,那么美聯儲會不會在9月議息會議后釋放縮減購債的信號,恐怕還得打個大大的問號。至于有人將美股暴跌的原因歸咎于外部市場的溢出風險,這種張冠李戴的分析,聽個樂也就罷了。(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連。

      (責任編輯:王炬鵬)

      【國際經濟觀察】美國解決債務上限懸念不大

      2021-09-23 06:26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女性自慰网站免费观看W

      <track id="d1xzp"><span id="d1xzp"><em id="d1xzp"></em></span></track>

      <bdo id="d1xzp"></bdo>
        <bdo id="d1xzp"></bdo>

        <track id="d1xzp"></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