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中國工程院院士、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徐建國:科學技術是戰勝傳染病的最有力武器

2021年04月14日 02:58   來源:經濟日報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我國在傳染病防控方面有哪些經驗?如何利用科學技術推動傳染病防控事業發展?對此,經濟日報記者近日專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徐建國。

  記者:科技創新對傳染病防治工作有哪些作用?傳染病防治的創新體現在哪些方面?

  徐建國:經驗告訴我們,人類戰勝傳染病的最有力武器就是科學和技術。只有依靠科學技術,才能從根本上找到戰勝疫病的有效途徑和解決方案。2008年,我國啟動實施了傳染病科技重大專項,為有效應對新發突發傳染病提供了科技支撐,發現新病原和研發疫苗的能力顯著提高,特別是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現突出。

  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所有以前準備的理論、策略、方法、技術、產品等都顯得力不從心,使我們更加迫切認識到新理論、新技術、新方法、新產品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目前,我國傳染病確診能力仍然較低。除少數法定傳染病外,絕大多數傳染病的診斷沒有病原學證據,容易產生誤診誤治,在農村更是如此。實現傳染病防控的關口前移,首先要把發現病原體的能力前移到醫院、農村、海關、機場等,并建立強大的病原體識別網。

  記者:我國傳染病防治工作現狀怎樣?

  徐建國:我們必須清醒認識到,隨著全球化、規;陌l展,交通愈發便利,人口愈發密集,氣候愈發多變,傳染病對人類的威脅也在進一步增加。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人們的生活條件、衛生狀況、食品質量不斷改善,為什么傳染病非但沒有像人們預期的那樣減少,反而越來越多?這是因為傳染病不僅是生物學問題,也是社會學問題。我們的生產方式、生產規模、生活方式、環境和行為等都發生了巨大改變。傳染病的發生原因、表現形式、社會影響等也發生了根本性改變。換言之,傳染病對人類的威脅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新發傳染病的發生和發展趨勢與經濟社會發展模式密切相關。

  因此,經濟社會飛速發展,經濟發展模式和人的生活方式發生重大改變的時候,要更加重視傳染病問題。新冠肺炎疫情告訴我們,傳染病并沒有因為經濟發展和衛生條件改善而消失。交通便利、交流頻繁等因素,會使一些傳染病傳播得更快、更廣。

  記者:作為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科研人員,您對未來的工作有哪些規劃和目標?如何繼續做好創新工作?

  徐建國:目前看,我們應對新發傳染病的策略和研究基本上是被動的,人們稱傳染病預防控制是“馬后炮”。其實,我國已經具備了在傳染病疫情發生前開展主動研究的能力。為把“馬后炮”變成“先手棋”,我們必須開展“反向病原學”研究。具體包括:發現、分離、命名新的微生物;評估新發現微生物的潛在致病性或者公共衛生意義;提出未來可能引起新發突發傳染病疫情的新發現的微生物目錄;研究檢測、診斷、治療、預防控制的技術、方法、措施、策略等;預防發生或早期撲滅疫情,為實現不發生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疫情而努力奮斗。開展反向病原學研究,可變被動為主動,預防發生重大新發傳染病疫情,或把新發傳染病控制在萌芽狀態。

  一種觀點認為,大多數病原微生物已經在19世紀被發現了。事實遠非如此。絕大多數細菌、病毒還沒有被發現。人類分離和研究的病毒、細菌等,遠遠不足細菌或病毒種類的1%。對于新發現的微生物,我們很難確定哪種是致病的,哪種是不致病的。

  在我國境內,野生動物種類繁多,攜帶著大量的未知病毒、細菌、寄生蟲等,但我國科學家卻幾乎沒有針對野生動物開展過比較系統的研究。我們希望開展反向病原學研究,先從這些野生動物入手。在野生動物體內發現新微生物后,先分離、鑒定新的微生物,評估新發現微生物的潛在致病性或公共衛生意義,提出未來可能引起新發突發傳染病疫情的新病原體目錄。隨后,再開展一系列的檢測、診斷、治療、預防控制的技術方法研究。

  記者:“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強化監測預警、風險評估、流行病學調查、檢驗檢測、應急處置等職能。對此,您有哪些建議?

  徐建國:中央提出,建設一批高水平公共衛生學院,著力培養能解決病原學鑒定、疫情形勢研判和傳播規律研究、現場流行病學調查、實驗室檢測等實際問題的人才。培養一支水平高、斗志強、頂得住、上得去,在關鍵時候能打硬仗、打勝仗、打大仗的疾病預防控制國家隊。為實現上述目標,疾病預防控制系統的工作方式需要改革。疾病預防控制系統需要有穩定的科技經費,保障培養高水平人才,完成傳染病預防控制所需要的基礎研究。(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常 理)

(責任編輯:馮虎)

yin荡娇妻肉欲放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