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ng68"><dfn id="qng68"></dfn></menuitem>

      <track id="qng68"></track>
      <tbody id="qng68"></tbody>

    1.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潮人徐雷坐上京東第二把交椅

      2021年09月29日 08:24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記者 黃 鑫

        9月6日,京東集團宣布京東零售CEO徐雷升任京東集團總裁,負責各業務板塊的日常運營和協同發展,向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匯報。

        一貫低調的徐雷因此被推向了大眾視野。人們想知道,這位被稱為“潮人”的新任京東“二把手”來自何處,將帶領京東走向何方。

        與京東共成長

        不愛接受采訪的徐雷有著鮮明的個人風格,穿潮牌不穿西服,喜歡搖滾,有文身戴耳釘,也因此有很多“江湖傳聞”。不過,接近他的人表示,這些“江湖傳聞”大多不可信。

        其實,徐雷并非空降的京東總裁,他是與京東一路成長一起走來的“老人”。

        公開資料顯示,徐雷2000年至2002年曾就職于聯想集團,負責聯想集團品牌及各產品網絡推廣工作;2002年至2007年就職于專業網絡營銷服務提供商好耶廣告網絡,歷任銷售總監、客戶部執行總監、副總經理、北京公司總經理等職務。

        從這段履歷來看,徐雷在市場營銷方面經驗豐富。有報道說,也正是這個原因,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將徐雷介紹給劉強東,以提升京東營銷業務。

        2007年,徐雷正式任職京東商城市場營銷顧問,負責組建京東商城市場公關部,全面負責京東商城廣告推廣、公關宣傳、品牌建設、政府公關、校園及企業營銷等工作。那兩年,京東商城開始呈爆發式增長,品牌知名度和用戶覆蓋面也大幅提升,徐雷顯然功不可沒。

        然而,2011年,徐雷離開了京東,去了百麗投資的優購網擔任首席營銷官,其中原因眾說紛紜。不過,兩年后,徐雷又重返京東商城任職高級副總裁,全面負責市場營銷工作。離而復返,足以說明劉強東對徐雷營銷能力的肯定,而徐雷對于京東也有著不一樣的感情。

        此后,徐雷在京東扎下根來。2016年,徐雷擔任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著手推動了京東商城APP、PC和微信手Q等前端業務及團隊的閉環整合,組建了商城營銷平臺體系,極大提升了京東的營銷和運營效率。2017年,徐雷在京東的地位再一次提升,擔任京東集團首席營銷官,全面負責集團整體包括商城、金融、保險、物流、京東云等業務在內的整合營銷職能,并向劉強東匯報。

        2018年7月16日,京東宣布實施輪值CEO制度,這是京東首次在內部實施輪值CEO制度,由徐雷兼任首任輪值CEO,全面負責京東日常工作的開展。

        也正是那一年,京東遇到了創業以來最艱難的階段,在2018年底舉行的京東商城戰略會上,徐雷說,“京東正面臨至暗時刻”。京東隨即主動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而徐雷是這次改革中重要的“操刀者”!氨仨毎押芏鄽v史問題解決掉,才能夠往下走!毙炖渍f。

        不走尋常路

        徐雷顯然是個不走尋常路的人。在徐雷眾多的“江湖傳說”中,創“618”是記者求證屬實的一個。據了解,早期京東一直將6月設為店慶月,并命名為“紅六月”,這是京東對標天貓“雙11”的活動,與天貓只突出一天的促銷不同,京東設置為1個月,是為了拉動更多銷量,也為了緩解物流壓力。

        2014年,徐雷提出放棄“紅六月”,做大“618”,他認為促銷仍然可以進行一個月,但是突出一天才能讓消費者記住一個符號,那就是京東的“618”。這個大膽的想法得到了劉強東的大力支持,最終,“618”取代了“紅六月”,成為現在與“雙11”同樣重要的電商大促節。數據顯示,2021年京東“618”累計下單金額超過3438億元,同比增長27.2%,創下新的紀錄。

        在2020年的京東“雙11”啟動儀式上,徐雷還貢獻了自己的脫口秀首秀。當時,徐雷外著一件破洞牛仔上衣,露出里面的潮牌T恤,腳蹬一雙黃色運動鞋,儼然就像一位脫口秀嘉賓。徐雷風趣地說,把京東“雙11”啟動會辦成脫口秀大會,是因為傳統方式太枯燥了。

        2020年10月28日晚,徐雷又穿著一身潮牌衛衣走進直播間,與攜程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首度同框直播,兩人還組合唱起了《新合作路上的搖滾》。數據顯示,直播當天,京東平臺酒店銷售額同比增長776%。在徐雷與梁建章組合的背后,則是攜程將核心產品供應鏈陸續接入京東。

        2020年1月,劉強東在致全體員工的新春信里,提到對京東的重新定義,即從“零售和零售基礎設施”到“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從這里開始,京東把自己競爭力的核心定位為供應鏈,而不是零售。

        此時,京東獨特的“積木理論”的重要性便凸顯出來。因為京東要開放供應鏈,就需要更為復雜的組織架構。而在此前,徐雷就提出在組織架構上進行“積木化”改造,將他們拆分為前臺、中臺和后臺。中臺和后臺的產品和服務要能適應前臺的需求,像積木一樣快速靈活地拼接。

        保持緊迫感

        在2021年京東零售“618”誓師大會上,徐雷說,“在我們環顧四周的時候,會發現外部環境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且變化的速度遠超以往。外部環境的快速變化更加驗證了京東零售此前確立的全渠道、平臺生態、供應鏈中臺等各項戰略的正確性,驗證了我們的方向和方法都沒有錯,也更加堅定了我們要深化這些戰略的信心!彼岢,京東零售的理想是“賣全天下的貨”和“去全天下賣貨”。

        徐雷曾經做過包括零售、金融、保險、物流、京東云等多個業務的整合營銷,習慣于從全局視角看京東。他說京東零售要“賣全天下的貨”,不僅要幫更多企業把產品更好地賣出去,還要幫他們更好地生產。為此,京東零售通過反向定制助力企業數字化升級轉型,已為超過1000家制造企業打造反向定制供應鏈,未來3年要服務超過1萬家品牌及工廠。

        同時,京東還在全國各地陸續啟動“一城一策”式城市專項服務,推出“產業帶廠直優品計劃”“京心助農”等,幫助中小微企業降本增效;持續打造高質量農產品品牌,實現了消費升級和農戶增收的正向循環。去年10月,京東發布“三年帶動農村1萬億元產值成長”的目標!暗侥壳盀橹,此項計劃進展順利,并且有希望超額完成!毙炖淄嘎。

        徐雷還提出,京東零售要“去全天下賣貨”,不僅要繼續推進零售基礎設施的投入和建設,還要持續推進全渠道戰略。目前,在西藏林芝市的“一區六縣”,已經實現了京東家電專賣店全部覆蓋,直接將“萬人縣城”的網購速度從1個月提升到2天至3天;今年6月初,京東在西藏的首個大型智能物流倉正式啟用,更多消費者可以享受到“上午下單、下午收貨”。

        徐雷說,要時刻保持緊迫感,不僅要關注當下、關注同行業,更應該關注消費者,以及跨行業乃至更大視角范圍內的變化,這樣才能始終保持警覺,做出更迅速的反應。也因此,在京東各項實體業務越來越扎實的當下,他更新了京東這艘“大船”的定義——新型實體企業。

        “像京東一樣兼具實體企業基因和屬性、數字技術和能力的新型實體企業,正是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重要力量,將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發揮巨大價值,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毙炖渍f。(經濟日報記者 黃 鑫)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
      女性自慰网站免费观看W
          <menuitem id="qng68"><dfn id="qng68"></dfn></menuitem>

          <track id="qng68"></track>
          <tbody id="qng68"></tbody>